Jayfeather的随笔录

只求问心无愧。

 

年复一年。

深夜收到了父母各自回复的长信,躲在房间的角落,慢慢地看。

大体意思都差不多,无非是一些鼓励和支持的话语。

“我都了解了,没事,对得起每一天就好了,”父亲这样写到,“别有压力,我们都是你的后盾。”后面跟了几个握拳的表情。

然后突然想笑,可喉结一滑,吐出来的却是呜咽碎语。

于是再也忍不住,靠在墙边捂着脸,放声痛哭。

……

大概是很久都没这么失态过了。

辗转思索了好久,才给父母说了想推迟一学期毕业,然后拿这多出来的时间去想去的医院和实验室实习。

可这样,又要晚一年读研,比身边的人们,晚半年毕业,当他们站在台上穿着学术服和校长握手时,我只能是下面那个坐着微笑拍手的那个。

多半年的蹉跎...

  11 2

碎片

她说,“其实,我们变化都挺大的。”
听到这番话时她正坐在我对面,黄昏的夕阳不偏不倚刚好落在她的肩上,咖啡厅的风铃懒洋洋地叮当敲着。她很自然地甩了甩秀发,然后轻轻搅拌着咖啡,盯着我的眼睛。
我不可置否,耸耸肩。
她对我的反应并不是很满意。
“我不知道你是否有这样的想法,”她抿了抿唇,“但在离开了压抑了那么久的地方后,我也很想去尝试以前所被禁止,被压抑的本性…”
本性。
我俩默契地笑了笑。
“所以你呢,这几年怎么样?”她停住搅拌的银匙,抬起来向我点了点。
“还好啊,”我微笑着,“虽然有在放纵自己,但比起你还是差那么一点点。”
她有意无意地无视了我的讽刺,端起咖啡抿了一小口,樱桃红的嘴唇碰撞着瓷白边,留下一抹红晕。
她...

  8

不属于你我的巡礼之年。

我收拾好行囊,坐在登机口。

芝加哥--成都--北京--成都--北京--大连--成都--香港--台北--宜兰。

细数下来,从六月开始,每个周末都停留在不同的城市。

不同的红灯酒绿,不曾看过的光景,徘徊反复的心境。

我背着包,穿梭在人山人海的街道。

母亲颇有微词,父亲却拍肩鼓励:

多去走走吧,去看看,去找到你的答案。

可谁又放心地下,让游子就这么漂向陌生的城市。

更不用说将见习通知摆在他们面前时,那耳边轻轻的叹息。

……

白纸黑字写着抑郁症,意料之中,万幸也只是轻度。

在四月迷失了自己,看不清前路,不知下步踏向何方。

于是将所有的希望寄托于暑假,与熟悉的教授彻夜长谈,将...

  9

Good Night.

坐在电影院看La La Land时已经开演五十分钟了,抬头刚好Mia看着Seb的眼睛,承认自己其实一点也不喜欢爵士。

多么仓促的开场,本来约着同学一起来看这部横扫今年奖项的歌舞剧,可阴阳差错地一边去了城西,一边去了城东的影院,也只能抱怨着,匆忙找个影厅坐下。

可一坐下,却被高司令与石头姐一首合唱的《city of stars》迷的完全忘记了自己是谁。

然后仿佛喉咙被什么掐住,半张着嘴,却什么都说不出来。只能呆楞地盯着屏幕,看着米娅依偎在塞巴斯丁的身边,两个人述说着自己遥远的梦想。

那刻我突然意识到,为什么我一直都在逃避着这部影片。

……

To be honest, I hate Jazz...

  2

Das kann der Blinddarm sein

标题是逻辑学教授最喜欢的一句话,我觉得他读的时候特别美好。

可他未曾“绞尽脑汁过”,相反,在提问结束的那一秒他就能给出答案。

“这就是逻辑,”他打趣道“没有拐弯抹角,只有对,错和两者皆否。”

我挺喜欢他的课,还有对歌的品味。


  2

祝快乐

我一直很好奇只有一个人的时候,我会想些什么。
就像是站在看不了尽头的平原上,眯着眼看着远方点点灯光的深夜。
我渴望那刻已经很久了。
可能会想家,可能会得到平静,更多臆想的,是思考怎么活下去,充满了对未知的恐惧。
是吗,会这样吗?
当我真正攥着枪踏在杂草上一步一步前行时,当头灯惊醒草皮上沉睡的雀鸟时,一排排振翅而飞的黑影掠过我的眼前。
我在想些什么?
我把枪的安全栓打开,背到身后,关掉灯握着黄铜刀蜷缩在草地上,听着远处的狼嚎。
其实狼的叫声一点也不好听,像是小女孩的呜嘤,碎碎杂杂的低语,没有规律,没有美感,却很真实。
我就这样躺在杂草上,看着星空,因为寒冷和困倦而无法动弹。
四处丛林悉悉簌簌作响,却分辨不出是树枝还...

  5 3

不是一个人抱着吉他歪歪扭扭弹着吉他哼着走调的歌就算是民谣了。

今夜,我们只谈吉他。


我的第一把吉他是从哥手上拿来的,一把很普通的老木吉他,甚至连是什么牌子都不再记得真切,只记得E永远比正常高上那么两个调,于是每个周末都盼着他能来家作客,然后看着不断摇摆的节拍器枯燥地晃着,坐在床边静静等他把调好音的吉他交给我,像是,交接什么特别神圣的东西一般安静,整个房间只能听到那滴答的摇摆声。


“等你把你的第一把吉他操烂,操到烂到不行为止,那么你就算是个吉他手了。”他把吉他递给我,拍着我的肩。


我很惶恐地接住,半抱在怀里,颤颤地弹...

  5

情话


夏目濑石在做老师的时候,曾要求学生翻译“I love you”,可几番回答都不能让他满意,唯有他自己将这句情话翻译成“今晚月光很美”。从此这句话有了新的意义,很多人觉得老先生体现了东方的含蓄美。

今夏坐在曼多塔湖的湖畔,看着夕阳慢慢沉到湖里,海鸥和鸽子在头顶盘旋,恋人在长凳上依偎在一起,慢摇歌手在舞台上轻轻摆动他的琴弦。而我就这样坐着,任湖水敲打着双脚,轻轻哼着歌。

那一刻特别想把这种感觉分享给你,想说:“诶,快过来,和我坐在一起吧,让我们一起享受一下那么美的麦迪逊。”于是那一刻突然明白了老先生的那句“今晚月光很美”,那是和含蓄完全相反的东西,那是最为直接的情话。...


  5 1

雨下得很大,爬起来去阳台收拾了衣物,坐在床头,反而再也睡不着了,听着雷雨声,想着心事。
结果我在短短一周内,失败了两次。
安慰着说,只不过是命不好,不逢时,刚好晚了那么一步。
但不甘心啊……
也不是被夺走了,也不是失去了。
只是有那声音在耳边嗡嗡绕着:
别过线了。

我有些自大,所以在摔得时候,会摔得更疼。
所以更多涌上来的,是对自己的焦虑:
我在哪还没做好呢,我在哪还比不过人家呢?
这种不自信,遍布全身。

  1

那年

每个,都是极小的,不同人的碎片。



“以后没有我的时候,你可别再喝酒了。”

深夜,他走在我的右边,突然冒出这么一句。

“凭什么啊,我想喝就喝。”

我脚步有些打滑,身子抵在他旁边慢慢跺着步。

“我不在,谁再为你挡酒? 不过你也得早点练出来,你这样的,以后应酬哪能少……”

我转头去看他,但醉的厉害,路灯下什么也看不清,也便赌气般地回复了一句:

“我不管,你看你今天在我都喝醉了,没有的啦!”

“他妈个呆子,自己酒量这么小,哪天喝醉被人拐了都不知道!”

他翻着白眼,把我拉紧了一些。



电影出来,两个人都没有说话,慢慢并排往住处走。

我哼着王菲的那首《...

  5

© Jayfeather的随笔录 | Powered by LOFTER